• 极速体育直播吧

她是警察,是母亲,是女儿,一篇《我的“战疫”日记》道出无数女警的心声

关键词:她是,警察,是,母亲,女儿,一篇,《,十,几天,前,

十几天前,正在值守春节第一班的我接到了关于停止休假的通知,对公安民警来说,“停休”本是家常便饭,但这一次形势却有很大不同,新型冠状病毒疫情来势凶猛,我们都有些措手

  • 十几天前,正在值守春节第一班的我接到了关于停止休假的通知,对公安民警来说,“停休”本是家常便饭,但这一次形势却有很大不同,新型冠状病毒疫情来势凶猛,我们都有些措手不及。从心理上说,对于疾病我是害怕的,尤其是成为母亲之后,对生病、受伤总是格外在意。但我不仅是一个母亲,还是一名从警十年的女警,职业的特殊性让我深知肩上的职责,疫情当前,需要我们做的事还有很多,唯有义无反顾,不放弃,不退缩。

    疫情刚爆发那几天,两岁半的女儿高烧不退、咽痛、咳嗽,经过两家医院的诊断,排除了甲流、乙流和新冠肺炎的可能性,只是普通的支气管炎,我悬着的一颗心才平静下去。因为工作的原因不能陪在女儿身边使我深感愧疚,幸得家里人给了我很多的支持和理解,女儿也逐渐康复起来。这段时间,每天早上出门上班,女儿都会问我“妈妈你可以不去上班吗?”我告诉她说“妈妈是警察,现在外面有很多怪兽,医生、警察、军人还有很多工作人员,我们都在和怪兽战斗,等到我们打败了怪兽,你就可以出门去玩了呀。”她说“到时候我就可以不戴口罩了吗?”我说“对呀,现在我们出门戴上口罩就是为了遮住我们的脸,不让怪兽看见呀,不然会被抓走。”她有些害怕的说“被怪兽抓走,就看不见爸爸妈妈了。”这一番解释对小女孩非常有用,每天待在家里玩玩具、做游戏,现在我出门上班她已经能欣然接受,乖乖和我说“再见”,她的懂事总让我有些心酸。

    女儿常说“妈妈是超人,妈妈什么都会!”其实我也只是芸芸众生中再普通不过的一个,也曾是一个被父母保护得很好的小女孩,会累,会痛,会恐惧,若说有什么信念支撑我一路向前,大概是出于对“警察”这份职业从始至终一腔热血的认同。从警十年来,加班到深夜的次数很多,一天工作十几个小时的次数也不少,有时一个月不能正常休息一天,节假日也几乎从来没有和家里人在一个频道上休息过,但我并不后悔。记得观看70周年阅兵时,我对妈妈说“为了这次阅兵好多人都几个月没回过家了。”妈妈说“保家卫国的事总得有人去做呀,他们的父母在培养他们的时候就应该想到了。”这十年来,我的父母也已经习惯了,每逢节假日我不在值班就在值班的路上。

    2020年2月4日,这是我连续工作的第24天,戴上口罩出门,8点30分开车到达单位,门卫师傅给车子喷洒了消毒液,给我测了体温36.7度,来到办公室洗手、消毒,拿上自己的餐具去食堂吃早饭,短短十几天,这一切仿佛已经成为了习惯。

    原标题:她是警察,是母亲,是女儿,一篇《我的“战疫”日记》道出无数女警的心声

    最近在微博上看到一句话:“我永远为人民大众、苍生百姓朴素而厚重的情谊动容,于地裂山崩处手足相抵、悲苦与共。”疫情当前,全国各地的医疗资源、救援物资涌向武汉,各省各地的爱心蔬菜也纷纷发往武汉,海外华人也在世界各地采购口罩支援。捐出所有积蓄的环卫工人,悄悄在派出所放下一箱口罩不愿留下姓名的男子,硬核喊话的河南村长,隔着玻璃相互打气的医生父子等等,他们每一个人都触动着我的心,众生皆苦,却依然守望相助、共克时艰。我们不是英雄,我们只是平凡世界里的一点微光,千万束光聚在一起,便有了照亮黑暗的力量。98洪水、03非典、08地震,一次次灾难我们都挺了过去,这一次相信我们依然可以。

    我的“战疫”日记

    邹洁,中共党员,江津区公安局交通巡逻警察支队综合大队民警,2010年参加公安工作。

    展开全文

    我是一名交巡警,我在江津,加油武汉,加油中国!

    全国的确诊病例每一天都在数以千计的增长,我所在的小城市也已经确诊3例。往常熙熙攘攘的街道变得异常冷清,一夜之间化作“空城”,大多数人都响应政府的号召,不出门宅在家,我们和医生、护士、环卫工人一样成为了少数的“逆行者”。网上巡查、实地排查、电话走访、卡口值守等等,我们要做的工作比想象中强度高、难度大,但我没有听见一声“抱怨”,有的只是“希望疫情赶快过去”的由衷感慨,因为比起一线医护人员,我们的工作已经轻松很多。

发表时间:2020-02-08 | 评论 () | 复制本页地址 | 打印

相关文章